晚风叙旧

他绕过茶楼,有晚风叙旧,
泡了几朵烟花托于手。

——
盛世回首

金湖荷花荡

老徐总是在揣摩我的心思
用我想要的方式去试着喜欢我
我这么的没有好脾气
他一定很累吧

夏天就要吃西瓜。

今晚可能要幸福死辣~

炭烤茶树菇汤面:吃面先喝一口汤,很够味儿。
芦姗笑话她俩儿,两北方人吃面不会吸面,一南方人吃面吸得很香。
突然想起她很久前对我描述的一个画面,兰州一家牛肉面馆,人多的时候座位坐不下,那些大老爷们就端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蹲在墙角,热气腾起,用筷子大口解决。
想想就很带感儿。

傻猫🐱

每一次的再见都是那么难过。
电话里,你说“还好现在我们还呼吸着这一片相同土地的气息”。我说,“没关系阿,我们还在同一个地球呢”。
你把我的耳机拿去听歌了,还不还给我。还嘲讽,“在楼下等你的那段时间里,我给耳机里的耳shi用树叶尖儿清理了干净。你想要,除非承认那个充满耳shi的耳机是你的。”哼,想得美,打死我也不会承认的,反正我的耳机就是被你拿跑了,你还不还给我耳机。
我们和我的两个朋友一起吃了烧烤,我们一起看了变形金刚,一起去自习室陪我作业,一起经历了这辈子也没法忘记的突发事件,一起了很多很多……
生命很长,余生一起慢慢。
致 老徐。

常大的栀子花一年又一年的开。

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。

© 晚风叙旧 | Powered by LOFTER